首页 > 沙特阿美被炸 VLCC迎来机遇

沙特阿美被炸 VLCC迎来机遇

2019-10-09 16:08:32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2019年第37期  作者:

面对两处石油设施被空袭,沙特阿美将积极动用其在全球战略储备库库存能力应对短期石油供应缺口,为此VLCC将迎来极佳发展机遇

沙特阿美被炸   VLCC迎来机遇

  9月14日,位于沙特东部的全球最大石油企业沙特阿美两处石油设施受到无人机空袭。沙特阿美发表声明称,目前其工业安全团队已经控制住火情,有关部门正对空袭事件进行调查。

  大幅减产IPO受阻

  据悉,沙特阿美遭空袭的两处石油设施分别是位于沙特Abqaiq的全球最大的原油处理中心和沙特国内第二大油田Khurais。

  近日,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表示,沙特阿美的两处石油设施已暂时停产,导致该企业减产幅度高达570万桶/日,约占沙特石油日产量的50%,相当于全球供应量的5%。此外,空袭事件导致沙特的乙烷和液化天然气日产量暂时减少50%。2018年年报显示,沙特阿美每天生产1030万桶原油,2018年运营收入为3559亿美元。需要引起注意的是,沙特阿美过去两年多一直筹划以IPO方式把企业5%的股份投入股票市场,以募资1000亿美元,如果成功,这将成为迄今最大规模IPO。目前,沙特阿美正在全力恢复生产,但是暂未对外宣布明确的预计修复时间。

  国际油价短暂上行

  受沙特阿美油田设施遇袭因素影响,国际原油价格行情波澜壮阔,大起大落,实在刺激!9月16日,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创28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开盘随即暴涨19%,最高触及71.95美元/桶,收盘价为WTI61.88、Brent68.02;9月17日,经历一波脉冲式上涨但随着沙特发布正面消息表示将快速恢复生产与供应能力后,市场迅速回吐前期涨势;9月18日,油价继续下跌,收盘价为WTI58.25、Brent62.68。

  CNBC此前报道,油价的上涨几乎已成定局,其援引多名业内人士的预测表示,国际市场石油价格每桶或将暴涨5~10美元。Seaport Global能源交易主管罗伯托·弗兰德认为,油价可能上涨10美元/桶,如果只是若干天的影响,油价可能上涨3~5美元/桶。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油品事业部总监张龙星向《航运交易公报》记者分析道,沙特阿美油田设施遇袭的“黑天鹅”事件给了油价上涨无限想象空间,但全球最大常规原油生产国沙特也深知今时不同于往日,想要再现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时国际油价4周内涨破3倍的盛况已不太可能。美国已凭借“页岩油革命”跻身沙特和俄罗斯所在的原油日产千万桶俱乐部并成为原油净出口国,且刚刚重启量化宽松的美国以及急于谋求连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并不欢迎高油价。

  张龙星补充道,国际油价自2018年年底触底反弹以来虽前期增长强劲,但目前受困于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一直在低位震荡难有突破。虽然沙特联合俄罗斯一直力推“OPEC+减产”,试图从供给侧维稳油价,同时推升国际油价,以撬动沙特阿美IPO的意愿强烈,但2019年油价更多是被地缘政治因素所左右,难有作为。

  VLCC或暂时短缺

  沙特阿美油田设施遇袭当天,美国能源部发言人海尼斯表示,空袭导致沙特的石油产量中断后,特朗普已经做好准备,在特殊情况下动用“战略原油储备”,以减轻原油市场受到的冲击。据BBC介绍,美国战略石油储备是20世纪70年代首次石油危机的产物,目前约有6.45亿桶,储存在美国南部墨西哥湾沿海岸线下。但是,由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美国原油很难进入中国市场。2018年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中国为其第三大原油出口目的地,占比11%。2019年以来,受美方升级中美贸易摩擦拖累,中国的进口占比降至2.6%。据业内人士向《航运交易公报》记者透露,为了配合国家战略,联合石化已经大幅减少美国原油的进口。

  由于沙特阿美油田设施被炸,其对中国市场的原油供应短缺将由谁来弥补呢?张龙星向《航运交易公报》记者表示,沙特阿美将积极动用其在全球战略储备库如西北欧的荷兰鹿特丹、地中海的埃及西迪基里尔等地库存能力应对短期供应缺口。如果出现极端情况,伊拉克、俄罗斯、西非、美洲等地原油也是全球炼厂的备选方案。也就是说,VLCC在以上地区将迎来极佳发展机遇,由于运距相对拉长,吨里程出现较大增幅,运力供应或出现短时间内相对短缺的局面。

  国际方面,出于对高油价引发通货膨胀的担忧,已成为原油净出口国的美国表态考虑释放国家战略储备缓解供应预期,国际能源署也出面表态保证原油充足供应。

  近年来,沙特已逐渐成为中国最大原油供应国,其原因有两点。第一,沙特近年来积极布局中国,在中国炼化企业大举投资,相继入股盘锦石化、恒力以及浙江石化,除了看好中国经济发展,扩大中国市场也是其战略考量。9月5日,沙特阿美与浙江自贸试验区签订谅解备忘录,旨在进一步推进沙特阿美计划收购浙江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9%的股份,此外还包括一份长期原油供应协议和对浙江石化大型油库的使用权。

  第二,受制于伊朗及委内瑞拉被制裁,中国原油进口进一步向沙特倾斜。克拉克森数据显示,前7月,中国从沙特原油进口海运贸易总量达3480万吨,年底有望达到6650万吨,预计同比大幅上涨30%(2015—2018年该数据分别为5050万吨、5100万吨、5030万吨和5120万吨)。

  张龙星分析道,在当前中国原油进口来源相对集中情况下,沙特原油此次出口受阻对中国炼化企业有较大影响,特别是原定沙特原油排产计划会面临较多不确定性。但是中国一直在积极建设国家战略储备且已取得丰硕成果,因此中国可考虑适当时候主动发声平抑市场上涨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