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汽车运输船之 “殇”

汽车运输船之 “殇”

2019-10-09 16:09:38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2019年第37期  作者:

是汽车运输船本体存在“硬伤”?是操控人员不经心中将船舶“硬伤”曝露在外?无论怎样,汽车运输船之“殇”实实在在存在着……

汽车运输船之 “殇”

  在“Golden Ray”号侧翻事故发生后,业界纷纷盘点近年来各类汽车运输船事故,发生之频繁令人乍舌。如此小众的汽车运输船(全球船舶保有量782艘,21艘在建),竟由于频发事故引起市场的高度关注,确是令人费解。

  是汽车运输船本体存在“硬伤”?是操控人员不经心中将船舶“硬伤”曝露在外?无论怎样,汽车运输船之“殇”实实在在存在着……

  2019之“殇”是怎样的存在

  对于汽车海运领域来讲,2019年是充满伤痛的一年。根据不完全统计,包括新近的“Golden Ray”号侧翻事故,2019年全球发生6起汽车运输船事故,损失惨重。

  1月1日, “Sincerity Ace”号在从日本横滨港前往夏威夷的途中失火并报废,事故中有4人遇难,1人失踪,事发时船载3500辆汽车全部毁损。“Sincerity Ace”号是1艘6400车位汽车运输船,建于2009年,由日本正荣汽船运营。

  2019年,对于意大利汽车运输船运营商Grimaldi集团来说更是充满劫难的一年,船舶连续两次的严重海损事故,给其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损失。3月10日,Grimaldi集团旗下“Grande America”号在法国与西班牙间的大西洋海域发生火灾,随后船舶沉没,船载所有货物毁损。祸不单行,5月15日,Grimaldi集团旗下“Grande Europa”号在地中海马略卡岛附近海域起火,船载1843辆汽车被烧毁,船舶本体严重毁损。

  然而,Grimaldi集团的 “2019劫难”确是“人祸”所致。意大利警方认定,上述两起海难事故是人为纵火所致!据外媒透露,这两起海难事故是由Grimaldi集团的3名船员策划实施的。

  5月22日,在韩国蔚山港停泊的汽车运输船“Platinum Ray”号货舱发生火灾,船员激活船上二氧化碳火灾压制系统,一场严重火灾得以避免。在这次事故中,船载汽车中有61辆被烧毁。“Platinum Ray”号是6260车位汽车运输船,建于2000年,由以色列Ray Car Carriers运营。目前,该船已恢复正常运营。

  6月16日,“Diamond Highway”号在菲律宾礼乐滩附近燃起大火,事发后,船员鉴于火势凶猛而弃船逃生。“Diamond Highway”号是6400车位汽车运输船,建于2004年,由日本川崎汽船运营。目前,该船已恢复正常运营(见表)。

  从2019年的海难事故来看,除侧翻外,汽车运输船起火且火灾迅速蔓延成为该类船舶运营的核心之“殇”。

  “硬伤”究竟在何处

  汽车运输船是一种滚装船舶,被形容为“可航行的超大规模车库”。汽车运输船不依赖码头专用吊装设备,而是利用船舶自身配备的跳板,通过拖车等滚动式装卸工具,完成货物在船舶与码头间水平方式的运输。

  由于汽车运输船的滚装装卸特点与装载货物的特点,其船舶本体与常规船舶有诸多的差异,致使该类船舶存在“硬伤”。

  首先,汽车运输船甲板层数多(如“Golden Ray”号有13层汽车甲板),船体结构重量占空船重量的比重大。船舶本体呈现重心高稳性低的特点,在恶劣海况下船载车辆可能发生移动,严重破坏船舶初始的稳定性,造成汽车运输船倾斜。甲板层数多而导致的船舶水线上高耸的构造,使得汽车运输船更加容易遭受风力,加重船体的倾斜程度。

  其次,汽车运输船水线以上缺乏横向舱壁,这是为了使汽车在舱内便于行驶、装卸,但同时,这也造成浸水后或发生火灾时灾情的迅速蔓延。2019年统计的全球6起汽车运输船海难事故,均有火灾迅速蔓延的情况。

  第三,装卸跳板距离水面近,如果装卸跳板水密性有损容易导致船舶进水侧翻。

  第四,载车甲板上装有大批车辆,在装卸过程中排出燃油气,导致大量废气集聚在货舱内,对于通风和防火要求高。2019年发生的数起汽车运输船货舱起火事故,不排除是通风系统出现问题。

  扬帆集团汽车运输船建造专家奚志平在接受《航运交易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Golden Ray”号侧翻时直指这类船舶的硬伤:第一,船载车辆没有绑扎好,“Golden Ray”号在航行过程中的摇晃导致车辆移位、重心偏移,最后稳性不足导致船舶侧翻。第二,“Golden Ray”号装载车辆时,未能考虑装载分布均衡而导致重心出现问题(这种情况一般出现在非满载情况下),在外力作用下导致侧翻。第三,汽车运输船本身重心就很高,若外力作用下重心位置发生偏移,稳性就差很多。

  以“柔”克“刚”是良方

  由于“硬伤”的存在,加之紧张的船期以及各区域航道情况的差异,船员在疲劳的状况下稍有疏忽,就会埋下事故隐患。在《航运交易公报》记者询问“Golden Ray”号侧翻原因时,更多指向“人”的因素。上海船舶设计研究院专家称,这种新型汽车运输船稳性尚可,“Golden Ray”号侧翻事故或由船载车辆没有绑扎牢固,车辆在船舶航行过程中偏移到船舶一侧所引起。另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此次事故应该是由船员操作不当引起,船舶压载配置不当、船上货物布局不均以及对于船舶驾控的不当等人为因素都可能导致该型船舶的侧翻。

  在船舶安全运营中,“人”的因素始终是核心因素。在船舶特性不能改变的背景下,船员在操作船舶时,应采用“细柔”之法来应对,避免海难事故的频繁发生。

  根据对近年汽车运输船事故的原因查询,以及各国海事部门事后分析报告,船员在操作汽车运输船时,仍需遵循“查检预立、操作审慎、临危不乱”的总体原则。在汽车运输船离港前,预先检查船舶的各项设备设施运转是否正常,确保不存在安全隐患再启航离港。在运营中,针对货物装配与固定、压载水调整、船舱换气系统的正常运行等,细致柔和地处理汽车运输船“硬伤”,规避风险。如果事故已经发生,需尽力按规程及时阻隔事故的蔓延!

  借用一位老船长的话:“海上运输是一种危险系数较高的运输活动,在一些情况下,根本没有时间去讨论风险,更不用说采取100%的安全措施去处理一个迫在眉睫的被动局面。海上事故不可能完全避免,但是,有理由相信,通过有效管理、针对性培训以及在安全措施方面加大执行力度等,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海上事故的发生。”

  尽管海上事故的发生不可能完全规避,但是船上人员须将安全运营放在首位,以“零事故”为硬目标操作船舶。船上人员应定期回顾海难事故,并以史为鉴,警钟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