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油轮市场暴涨至30年最高,可火热行情能持续多久?

油轮市场暴涨至30年最高,可火热行情能持续多久?

2019-10-18 15:37:44  来源:信德海事   作者:

上周大型油轮市场持续疯狂暴涨,VLCC日租金一度上涨到令整个航运业咂舌的30万美元的水平。在知名航运经纪公司SIMPSON | SPENCE | YOUNG,简称SSY发给信德海事网的一份简报中,该机构的分析师写到,“(运费市场的)狂野程度远超2007-2008的油轮市场高峰,是我从业30多年来从未见过的。”

 
  可是,正如产业链上下游众多市场参与者向信德海事网问到的那样,这样火爆的市场到底能持续多久呢?
 
  上周,原油油轮利润飙升,突破2007-08年的高点,有报道称,波斯湾新加坡(AG-Singapore)航线的VLCC拿到了租船费率高到WS325的租约。这一费率相当于每天327853美元(ex-idle)的日租金水平,令人咋舌。另有报道,波斯湾印度西(AG-WC India)之间的短途航线更是拿到了令人震惊的WS400的费率,亦即这相当于每天35.8万美元(ex-idle),或29.5万美元(in-idle)的日租水平。
 
  众多船东和市场分析师,券商纷纷表示,此生有幸目睹油轮市场这一场难得的“完美风暴”。
 
  如信德海事网此前多篇文章分析到,造成本次油轮市场“完美风暴”主要有如下几个主要原因:
 
  沙特炼油设施遭遇无人机袭击,导致更多原油买家从航程更远的地方购买原油,增加了运距。
 
  美国对中国油船船东/运营公司的制裁导致大量超大型油轮突然被排斥在租船市场外。
 
  全球最大的油轮租赁公司之一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已禁止使用去年在委内瑞拉停靠过的油轮。市场担心其它一些美国炼油商可能也会效仿此举。
 
  伊朗油轮在沙特红海海域遭遇袭击,这给原本已经非常火热的油轮市场再次加温。
 
  而所有这些“黑天鹅”因素又刚好叠加上:
 
  油运市场的季节性上升(需求上升);
 
  部分船舶为满足IMO2020全球限硫新规的要求而进入船厂改装脱硫设备(运力供给受限);
 
  另一部分船舶被用于做海上浮式储油设施(仓库)(运力供给受限);
 
  运费市场的飙升是惊人的,但不管是商业战场还是股票市场,时刻保持着一颗清醒的头脑是非常重要的。
 
  面对如此火爆的市场,航运经纪公司SSY的一位分析师同时也通过信德海事网向市场参与者警告到,“希望今年盈利丰厚的大型油轮船东,保持清醒的头脑,切记转身即大举投资新造大型油轮!偶然因素造成的运力短缺,不可持续。“
 
  我们再从其他方面来看看,油轮市场高运价/租金之后,可能会发生的那些事。
 
  首先,本轮油轮运价的飙升是惊人的,但如果继续持续下去,可能会对石油需求造成抑制作用。而在全球消费因经济放缓而萎缩之际是很容易发生的。实际上自运费飙升以来,全球各地的炼油厂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这种痛苦,他们正因为油轮运费的飙升承受着巨大压力。
 
  一般而言,海运费通常只占原油交付总成本的一小部分。然而,由于租一艘超大型油轮VLCC的成本假如一直徘徊在每天30万美元以上,而原油价格徘徊在每桶60至65美元的狭窄区间,那么运费就将成为一个占据交付成本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截至上周五(10月11日),阿拉伯轻质原油的交易价格为每桶62.2美元。从波斯湾AG到日本的VLCC货物的运输成本大约是8.7美元/桶,运费占总交付成本的12%以上。
 
  此前该占比的最高纪录出现在2015年12月,当时运费约占交货总成本的9%。然而,当时阿拉伯轻油(Arab Light)的价格仅为每桶30.8美元,运费为每桶3.14美元。2017年12月,该比率为8%,运费在7.6美元/桶,阿拉伯轻油油价约为每桶87.9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的该比率峰值都没有超过几周。2015年至2016年,这一比例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但不是由于高运费,而是由于低油价。
 
  那么,这意味着目前油轮市场的高运费行情一定是不可持续的么?目前的情况应该来说30万每天的水平应该不会坚持很长时间。因为我们已经了解到很多船东已经推迟了脱硫设备的改装以便搭上这波具有历史纪录的好行情,如果其他因素保持不变,这也将进一步缓解运力紧缩的局面。
 
  航运经纪公司Braemar ACM Anoop Singh近期就介绍到,截至上周初,约占全球VLCC船队1.5%的VLCC船舶正在船厂进行VLCC改装工作。另外还有大约6%的该类船舶正等待这进行改装,预估有部分船舶会被迫或故意推迟进坞。
 
  实际上根据最新的市场反馈,在运费大幅上升,炼油商利润率大幅下滑之际,已经有亚洲石油公司(比如中石化 印度石油公司 以及一些东北亚的炼油商等)削减现货原油购买量的消息传出,这导致VLCC费率已经开始出现向下的调整。
 
  根据最新的市场消息显示,Koch Industries临时从Total旗下的租船公司 CSSA 租了一艘320100-dwt 的Eagle Verona轮(2013年建造)用于西非-中国航线,11月15-18日的装载期,费率已经降到了WS205,相当于TCE 每天$206237(ex-idle days)。
 
  另外ST Shipping以 WS240的费率水平租用了一艘名为 Maran Capricorn 320500-dwt, 2008建造)的VLCC,相当于TCE  $237228每天。
 
  一位来自于伦敦的经纪人表示,市场或许正在降温。
 
  但我们也必须承认,短时间内油轮的高收益的市场行情也不太可能在一夜之间消失。虽然一些船东预计将推迟旗下一些船舶到第一季度再进行脱硫设备的改造,但我们也注意到今年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新船的交付量也将非常的有限。
 
  Braemar ACM还介绍到,目前在新加坡海峡总共有35艘VLCC,3艘suezmax停泊用于储油(仓库),而今年6月份的时候,分别为22艘和0艘。
 
  此外, 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等相关国家的制裁将很快解除,那些受到制裁影响的油轮也不会在短时期内“重获自由”,加上最近针对油轮的一系列攻击也暴露了全球石油供应链的脆弱性;海湾、红海等地区的紧张局势也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并有可能发生进一步的袭击。
 
  最重要的是,油轮运输的需求的确也正在上升,因为通常的季节性因素和在国际海事组织2020年的限硫的最后期限前投产更高的炼油产能等等实际需求还是比较刚需的。
 
  总的来讲,虽然30万美元/天的行情是不太可能长时间持续的,但今年第四季度原油运输行业的表现要比此前各大船东及航运研究机构所预计的情况要好很多。